【林蕾.留言集 x 久天長地舞台劇】04. 楊淇 回憶的味道

楊淇回憶的味道

楊淇不是典型的大美人,但一身清麗脱俗的氣質令她很耐看。她笑起來有一雙腰果眼,看上去更像一位入世未深的素人。 楊淇當然不是素人,她已出道二十年,做過model ,演過電影、電視與舞台劇,也得過香港電影金像獎和台灣金馬獎提名。本來贏在起跑線,就在星途最燦爛的時刻,突然傳來母親離世的噩耗,一切光芒立刻黯淡下來。 失去了,才發覺原來很愛、很在乎。楊淇記得時間爬過的味道,很酸、很澀、很苦。沒有人能幫到自己,除了自己。治療憂傷的唯一方法,就是讓時間慢慢溜走。 十多年過去,楊淇勇敢地一步一步走過來,傷口已漸漸痊癒並結痂。 「我學識接受自己的一切,以住的悲傷不一定要放下,可以帶著一起走。這樣,就不會困在死胡同裡。」 楊淇的笑容又回來了。傷口已變成了身上美麗的圖騰,給她力量,予她勇氣。

保安員美玲 一個擾攘了兩年的疫情,令楊淇的演藝工作完全停頓。手停口停之際,她忽然頓悟人生並不只得一條路。 「當你不再執着一定要做演員的時候,會發現世界原來好大,你不會再因為自己停滯不前而感到絕望。我都要開飯㗎,只想找一份需要體力勞動的工作,可以不停地做,不用想太多。」 楊淇爽朗率直,不吹噓不造作,開飯就是開飯,不會跟你說「體驗生活」等廢話。她沒有什麼明星包袱,疫情期間做過韓國餐廳廚房,也做過壽司店侍應,個個帶着口罩,她又長得年輕,同事都以為她是來做兼職的學生。但也是因為疫情緣故,飲食業都做不長。她想到了當保安員,因為十號風球也要上班,沒有比這更穩定的工作。可是,見了六、七份保安工作,不是嫌她似𡃁妹,就是覺得她玩玩下,最後經朋友介紹,幾經轉折才找到現在這份大學保安工作。 「原來之前辛辛苦苦二十年的演藝經驗,是完全不被外界認可,都幾hurt。見工填表,強積金那欄完全不知怎填,自己等同白紙一張。」她苦笑。 大學保安員既要處理突發事件,也要兼顧客戶服務,每日要接觸很多人,楊淇好歹是位藝人,說一點擔心也沒有,是呃人。 「都有諗過會俾人笑:明星喎,唔係拍戲咩?做乜走嚟做實Q?,幸好從來沒有尷尬事情發生。我與現今的學生年齡差了十幾年,其實沒有太多人認得我。與我一起共事的有五十人,四十個都是退休人士,我是最搞鬼百厭那個,他們都叫我美玲。」 楊淇原名楊美玲,保安員才是她最真實的人生。而在這個真實的人生中,她找到了無窮的樂趣。 「大學是一個很好觀察人的地方,將來若然要演教授,我也知道一個教授的氣場應該是怎樣。我經常無事搵事做,問這問那,問到上司嫌我煩,給了一本保安程序手冊叫我自己看。這份工每天行足八小時,行來行去都是那些地方,有時會以為自己進了結界!(大笑)行到腳痛,很消耗體力,但晚上睡得很好。我以前有睡眠障礙,很難才能入睡。這一年食得好、瞓得好,由中碼變細碼,身體好了很多。」她很開懷。

媽媽 楊淇刻意讓自己忙碌,令自己疲倦,目的只是好好地睡覺,不用想太多。這一切一切,都是有前因的。別看她今天笑靨盈盈,她是幾經辛苦才走出陰霾。她十六歲做model出道,之後憑電影《魂魄唔齊》獲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人奬,其後憑《20 30 40》獲提名金像獎、金馬獎及金紫荊獎最佳女配角,前途一片光明。之後簽了張艾嘉為經理人,張艾嘉請來曾江太太焦姣教她國語,苦練了九個月後再拍《盛夏光年》。就在事業穩步上揚之際,突然傳來母親離世的消息。突然,是因為自殺。 「以前從來沒有講過這件事,去年去了一個朋友的喪禮後,發覺原來自己終於可以面對了。」 楊淇的眼淚開始流下。她感情豐富,愛笑也易哭。 「我是在單親家庭長大,媽媽是印尼華僑,一個人嫁來香港。媽媽好靚,亦好貪靚,她喜歡bling bling的東西,會去半島喝下午茶,是一個形象很鮮明的女人,可是她一直不快樂。後來患上了乳癌,當連女性特徵都沒有了的時候,她開始抑鬱。可能媽媽不適合擁有家庭,最後選擇了離開⋯⋯好震撼,我完全不懂反應,只記得之後一整天沒有吃東西,身體像少了一部份,生命永遠有缺失。」 楊淇一邊娓娓道來媽媽的種種,一邊擦眼淚,聽得叫人心痛。媽媽離開那時,她才24歲,青春少艾的生活,一夜逆轉。 「雖然跟媽媽不算太close,但習慣了生命裡有她陪着成長。之前好鍾意去玩,那時對所有東西都失去興趣,所有事要獨自面對,整個人好迷失、好無助。」 記着最好的 治療悲傷的方法,只有時間,幸而她其時經理人張艾嘉在旁拉她一把。 「張姐寫了個舞台劇《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》,共演83場,需時年半,她找我演其中一個角色,我就跟她在中港台及新加坡等地跑了年半。故事入面其中一個角色日日在我面前跳樓自殺,每次演完那場戲我都在梯間狂哭,哭完之後再穿高跟鞋出去演總裁。」 她的恩師用了一個很殘忍的方法去迫她面對死亡,觀眾當然看不出楊淇眼淚的投射,只知道這女孩很入戲。 「演這個戲時我嘗試去了解一個人要去到幾絕望才會想死?慢慢我開始明白媽媽為何這樣做,而不是怪責她離開。沒有人想有這樣的結局,如果她在另一個國度開心,那OK啊!我希望她開心,不要再痛苦。」 楊淇會在社交媒體上載媽媽美麗的舊照,她對媽媽的思念從未停止,但近年终於可以把悲傷化成動力。 「已經過了問點解那段日子了。在我心中媽媽依然好有型、好瀟灑,我會記着她最好的。2017年我演舞台劇《香港家族》,那個角色很像媽媽,我就是想著她去演。」

活好當下 母親離世的打擊剛剛沉澱下來,與張艾嘉的五年經理人合約來到尾聲,楊淇又要面對前途問題。